我愚蠢的理想主义

乱炖玩家

小太阳小月亮

【灵岳】拥抱月亮(二)


拥抱月亮(一)

    
<<<
  
  李振洋躺在沙发上昏昏欲睡的时候听见了开门关门的声音,接着是由远及近又变远的脚步声。

  那一老一小总算玩儿够了知道回来了。

  “老岳?小弟?”他闭着眼喊那两个人,只得到了一声委委屈屈的回应:

  “洋哥……”

  李英超垂着头站在他面前,一点儿看不出和岳明辉度过了二人世界的喜悦。

  “你怎么跟霜打的茄子似的。”李振洋强撑起眼皮来看他,见小孩儿隐形的耳朵都蔫儿兮兮地耷拉下来,心一下子软了,拍拍自己身边的位置让他坐下。“怎么了,玩儿得不开心?”

  “挺开心的。”小孩儿瘪着嘴吸了吸鼻子,“太开心了我都哭了,来跟你炫耀炫耀。”

  你说这欠不欠揍?

  要不是察觉到小孩儿情绪不对,李振洋就要使出锁喉大法让小嘚瑟长长记性了。

  像他这样聪明的人,早已把事情猜到了七八分。

  但岳明辉可不就是天上的月亮。他们看到月亮在水中的倒影,离他们那么近,便以为能得到月亮,可那月亮的幻影却也是抓不到触不得的。

  同床而眠的那段时间,他侥幸借一次醉酒尝过岳明辉嘴唇的味道,而这个意外也没能发酵出什么浪漫故事。第二天岳明辉醒来晃晃他语气兴奋地说梦见被棉裤亲了,李振洋一个抱枕扔过去心说那才不是陈棉裤是老子。

  正值青春期的小孩最容易对年长的人产生好感。更别提李英超这样独自离家在外打拼缺乏安全感的小孩儿。他比岳明辉都更早察觉到小孩儿的心思,但也没想出什么防范措施。你要岳明辉别对小孩儿好,就他那心软劲儿,一天都坚持不了。

  再说感情这种事儿又怎么防得住呢。

  李振洋有些信命,心里头也觉得这一切或许都是冥冥注定。要不世界这么大,地球上人这么多,怎么就偏偏让他们几个凑一堆儿了呢。

  “要不要喝可乐?”李振洋难得好心哄人,“你凡哥偷着买的,又不敢多喝,你给他喝了算了。”

  于是小孩儿奔去冰箱找到那瓶被藏在深处的可乐,打开瓶盖猛灌一口,那架势活像借“酒”浇愁。

  “哎你慢点儿喝……”

  “咳咳咳咳!”

  小朋友果不其然被呛到了。

  岳明辉刚洗完澡正在擦头发,听见他剧烈的咳嗽声下身围了条浴巾就跑了出来,小孩儿搭眼一看咳得更厉害了。

  “你这个老岳怎么回事,好好穿衣服行不行?”

  李振洋揉揉眉心,感到一阵头疼。如果有人愿意给他做个后期,他脑袋边儿现在应该出现了一团纠缠在一起的黑线。

  他以前就这事儿说过岳明辉不知多少次,对方的反应颇为耿直:没事儿都是大老爷们儿怕什么呢。

  当时李振洋满眼只看见了“钢铁直男”四个大字,险些两眼一黑晕过去。

  李振洋抓过沙发上自己的衣服扔给岳明辉让他赶紧穿上小心感冒,又走过去给李英超顺顺背。

  小孩儿好不容易止住了咳嗽,抬起一双含泪的眼睛望向将李振洋的衬衣披在身上的岳明辉。两人视线相撞,岳明辉扯出一个笑容,用口型问他,没事了吧宝宝。

  水珠顺着他的脖颈曲线一路滑到胸膛,他整个人看上去湿漉漉的,仿佛氤氲在雾气中,模模糊糊有些不真实。

  这将自己藏身于人间的好心的阿尔忒弥斯,即使被人看到了身体也没有将他们变成丛林里的鹿。

  李英超脑袋里晕晕乎乎,一时间忘了做出任何回应。

  李振洋捏了捏小朋友的后颈让他回神。李英超整个人抖了抖,手里的饮料瓶“哐”地一声落了地。

  “李英超!!”

  白色裤子惨遭可乐洗礼的大洋哥发出一声中气十足的怒吼。

  “这不怪我!是地板想喝饮料了!”李英超趁机往岳明辉身后躲,“岳妈妈救我!!”

  “洋洋……”

  “老岳你让开!”

  抓紧一切空闲时间打游戏结果打到睡着的卜凡凡醒来时见到的便是这样一幅惨象。

  三个180+的大男人在客厅里互相追得团团转,他可怜的买来只尝了一口的可乐洒了一地,只剩个塑料瓶骨碌碌在地板上滚动着。

  最后这地还是卜凡凡给拖干净的。

     “你说说你们幼不幼稚,幼不幼稚,啊?一天天净整些没用的五五六六七七八八的。”

  今天最成熟稳重的男人指着可乐的残骸痛心疾首地质问。

  “乖别气了啊,明儿哥哥再给你买一瓶。”

  岳明辉的手一搭在他背上,卜凡凡的态度立刻软化了。他几时真的生过岳明辉的气?

  这人怕不是有什么神奇魔力,把仨弟弟一个个都给整得乖乖顺顺服服帖帖,有啥情绪一哄就好了。岳明辉真应该去动物园当驯兽师。李振洋打了个哈欠,没趣地准备回屋睡觉,顺便把失魂落魄的小孩儿一并提溜走了。

  回到自己的房间后,李英超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满脑子都是岳明辉刚洗完澡发梢滴着水的模样。他没有刻意疏远自己,还是叫自己“宝宝”。这让李英超心中又燃起了些希望。如果他现在就放弃了,那他就是放走了那千分之一岳明辉会爱上他的可能性。

  更何况李英超从来不懂什么是放弃。
  

<<<
  
  高中生李英超每天在练习结束后还得面临一堆习题。哥哥们曾经帮着他写过作业,被发现后四个人一起受了罚——练习时长增加一个小时。自此之后每当他向成年人们投去求助的目光时,几个大人只会摸摸他的脑袋一脸怜爱地说小弟啊加油哥哥们看好你,再没替他抄过一个单词。

  李英超拿笔一下一下戳着英语试卷,长长地叹了口气。他瘫在椅子上往后一仰头,颠倒的视野中恰巧出现了一抹金色。

  “岳叔——”他有气无力地唤道。

  “咋了儿砸?”岳明辉闻声走来。

  “岳叔,这道题我看不懂。”小孩儿用笔指指空着没写答案的题,大眼睛眨巴眨巴可怜兮兮地向他发射求救信号,“做完这张卷子我就解放了,你就帮帮我呗。”

  “行行行我看看啊。”

  都不用小孩儿再撒娇喊他“岳妈妈”,岳明辉又一次缴械投降了。他左右看了看没别人,便俯下身帮小孩儿看题。

  练习完流了一身汗之后是一定得冲个澡洗去汗水和疲惫的。岳明辉离他这么近,李英超嗅了嗅成年人身上淡淡的清香气息,是和他同款的沐浴露的味道。

  他心中莫名地升腾起一种幸福感。

  这也让他头脑发热没忍住亲了岳明辉的侧脸。

  岳明辉立马直起了身子,捂着被亲过的地方冲他笑着摇头。

  “别闹,超儿,别闹。”

  我才没有闹。

  李英超也站起身,青春期的男孩身高正蹭蹭往上蹿,几乎要追平岳明辉。他是他的“儿子”,是他可爱的小宝贝,但他也在不知不觉间长大了,并开始渴望得到成年人平等的眼光。

  他现在想要改变他们之间由他自己一手建立起来的“母子”关系。

  小男孩儿总是急着长大,想着快一点,再快一点,才能跟上哥哥的步伐。

  九年的距离或许很长,但是我跑得很快,我不怕呀。

  “我喜欢你!”

  他堂堂正正坦坦荡荡地声明,生怕岳明辉没有听清似的又重复了一遍:

  “我喜欢你。”

  岳明辉收起了笑容,刚想说些什么,李英超的手指先一步抵住了他的嘴唇:“给我个机会好吗?我们来打个赌。”

  岳明辉闻言在心里连连叹气,你又和你洋哥学了些什么啊。

  “就赌一年零三个月之后,我满十八岁的时候还是喜欢你。”

  我可是天使,李英超想,我有丘比特的爱神之箭。现在我要把这只神箭发射出去啦。

  我会用这一年零三个月的时间等你改变心意,等你爱上我。

tbc.